茄子云诊所app免费下载

() 无从考究,黎川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颜华安抚好了颜辛,在送她回转的时候却是在狐疑。

今天对上了世界男主,她明显感觉到世界男主头顶的字变淡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颜华送颜辛回去后,转头就去找了夏黎。

夏黎正在给陈述治疗。

颜华过来的时候,她那边的治疗还没有结束。

颜华等了一小会儿,才看见夏黎疲惫的走了出来,眉头打结。

颜华不动声色的抬眼,看了夏黎头顶的世界女主四个血红大字。

颜色不但没有变浅,反而感觉好似更深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世界男主忽然心术不正,导致天平偏向了世界女主?

天使一样的美丽

颜华忽然想到一件曾经让她很在意的事情。

就是她的异能超过十级又被9001削掉多余部分时,惊醒了世界意识。

难道这一变化跟它有关?

星际时代少儿读物中,就在科普世界意识这一块。

每个星球被喻为沉睡的婴儿,它是有生命有思想的。

它们的思想十分的简单,并不复杂,只有喜怒哀乐。

干净纯粹,跟新生的婴儿一样。

平时它们都是沉睡着的,只在感觉到威胁时才会苏醒。

苏醒后,世界意识开始影响星球上的规则运转,将一切不和谐的因素,以最为粗暴的手段驱逐,或者灭杀。

总之,它会在一切归于自然规律,再也感觉不到威胁后,才会再度沉睡。

而如今,世界意识被颜华惊醒。

9001迅速扫尾,庇护了颜华。

世界意识并没有找到她这个最大的威胁,所以没有针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但这个世界却不再是它熟悉的世界了。

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世界意识变得疑惑,焦躁。

它大概因此一直不曾沉睡,开始调整起了世界规则,想要修复。

但外星人搞来了天外陨石,带来的异化病毒和寄生体,却不是世界意识能够直接出手修正的。

这就像医术高超的神医,可医治芸芸众生,却不能自医一样。

所以,它的关注点,大概就落到了天选之人世界男女主的身上。

这对cp已经自己动手拆散了姻缘。

颜华只承认自己是个诱因,却不承认自己主动动过手。

世界男女主无法结合,拧成一股绳。

世界意识就把他们当成了两股势力看待。

这头顶字符的变化,大概就是世界意识考察后的结果。

谁在做实事,谁是一片赤子之心,谁就会得到世界意识更多的偏爱。

显然,夏黎得了优势。

黎川的心思用错了地方,削弱了他的男主光环。

颜华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相了。

但眼前表现出来的,很符合这套星际儿童科普读物的理论。

颜华微微弯唇,如果是这样,其实也挺好的。

虽然夏黎日后的担子会变得更加沉重,但所有的好运气也都是偏向着她的。

她将更加容易成功。

颜华正欣慰,9001一声“叮”吓了她一跳。

她面色绷紧了一瞬,就放松了下来。

那个一直不曾显示完成的任务终于给了回馈。

“叮,宿主触发隐藏剧情任务:要员的危机(已完成)。”

“恭喜宿主获得公益抽奖卡一张。”

颜华看了一眼面板,通过任务,她已经攒了六张公益抽奖卡,和一块复活碎片。

复活碎片就是纯收集,什么时候收集够了数量,才能合成一张复活卡。

坑爹的,还是那个合成也是几率性的。

不用想也知道,失败的几率极大。

背后那个疯子,哪里肯那么简单的就放人?

就凭9001所述的,穿梭在各个世界做任务这么一句话,颜华就看穿了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直达其后残酷的本质。

不过,她也不慌。

还有很多的规则,她都没有摸透。

也许成功攻击9001一次,侵入到系统程序中,看到后台,可以为她解密更多,甚至还有机会自行编写9001的程序。

这么想着,颜华一言不合就又攻击了9001一次。

结果并没有改变,9001的防火墙,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攻破的。

颜华料到了这一点。

但每次攻击,都并非没有任何的收获。

就拿这一次跟上一次相比,她破解防火墙的深度明显增加了。

可惜,实力还是不够。

唉,看来想要在第一世界,直接干翻9001苏醒是没戏了。

十级满级了,精神力也跟了上来,却还是没能成功入侵9001的后台。

也不知道想要入侵到后台,需要多强的精神力?

难不成要等到开启太空之旅,没有世界意识的限制时,才是她真正的机会?

颜华在心里隐晦地琢磨着。

因为是防备着9001的,所以9001并不知道。

此时的9001小秘书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它就宣布了个任务完成,怎么还被攻击了呢?

难道是太晚了,又惹这位大佬不快了?

9001一惊非小,大惊小怪的在颜华的脑海里嚷嚷着,还不停的嘤嘤嘤。

颜华:……

颜华有些受不了9001的嘤嘤嘤,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于是她很是无情的再次攻击了9001小秘书。

这次更加简单粗暴,不是入侵,而是用手捏住了手腕上9001的狗头。

手指十分用力。

9001有种下一秒就会被爆头的错觉。

不,那绝对不是错觉,宿主是真的想要爆它的头!

9001秒怂,立马闭嘴,不敢再嘤嘤嘤了。

脑中的吵闹消停下来,颜华这才松了口气。

实在太聒噪,她有点儿压制不住自己的小暴脾气了呢。

夏黎兀自发呆,听到颜华像是叹气似的声音,这才注意到了她的存在,脸上的愁云惨雾立马烟消云散。

夏黎小跑到了颜华身前,微微仰头才能与颜华对视。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来多久了?怎么没通知我?”

颜华回过神来,痞痞一笑:“刚来,不想打扰你工作。”

两人有说有笑的离开。

走得远了,颜华才用下巴指了指医疗所的方向:“怎么?很难搞?”

夏黎脸上的笑容敛了敛,重新变得严肃的点点头:“是有点儿棘手,那个药剂的副作用很大,单单靠我的治疗,陈述恢复得很慢。”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